北京动画制作作品的创作意图

发表于:2018-07-09 10:28 阅读:

  纸质型文献载体纸质型是最为普遍的传统载体样式。它不仅是记录中国动画发展的最为重要的载体样式,也是其他学科研究的主要载体之一。纸质型文献可简单划分为印刷类和手稿类两种,其中印刷类以报纸、图书、海报招贴、影片宣传资料居多,而手稿类则相对稀少,主要以艺术家创作手稿、信札等为主。不管是印刷类还是手稿类,它们都以文字、图片和图文结合的记录手段直观地呈现、存储着特定的历史信息,是研究中国动画制作不可缺少的重要文献。
  1.以文字类为主的动画文献早期的动画艺术家大都是美术专业出身,在正业上主要以美术创作活动为主,故此在理论研究、创作心得方面很少以文章的形式出现,因此造成了有关早期动画研究的文章非常有限,而专门的论著更是屈指可数。比较专业的动画论著有:1984年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的《美术电影创作研究》,该书汇集了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20余位动画艺术家的创作心得,比较系统地记录了部分北京动画制作作品的创作意图,该书也是中国动画发展历史上的第一本专业论著。遗憾的是书中的文章论点主要以七八十年代的作品为主,而对于五六十年代的动画作品少有谈论;1986年,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了由万籁鸣口述、万国魂执笔的《我与孙悟空》一书,该书翔实地记录了万籁鸣一生的创作经历和人生磨难,弥补了早期动画研究的历史缺失。
  专业的动画教材随着动画教育的出现在新中国成立以前就已经出现,只是时断时续,难成体系。20世纪50年代初期,苏州美术专科学校首创动画专业,钱家骏与其他几位老师一边带学生绘制短片,一边编写教材和讲稿,真正意义上开始为新中国培养专业的动画人才。钱家骏根据以往的经验,编写了《动画规律》《动画线描》等教材,是目前可考的最早的动画专业教材。目前关于钱家骏的这两本教材可能已经佚失,巧合的是,1973年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动画队油印的一份名为《动画理论资料》的教材,在引言部分的第一句中提到:“一九五六年由我厂去上海科影和美影学习的同志,带回一部分动画理论资料,我们编印成册。当时我们动画队的同志认为这一部分学习资料,对我们提高动画理论水平和实践水平起了推动作用。”这本教材共分成两个部分:第一部分是上海科学教育电影制片厂从英国动画丛书中摘译的,原名为Howco Cartoon,译为《动画片是怎么拍摄的》;第二部分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业务学习理论教材,内容为动画理论,而且是1956年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带回来的资料。这会不会与钱家骏的《动画规律》有联系呢?在此,笔者无须定论,但是这两本教材培养的大批人才无疑继承了钱家骏的学养,为以后的动画教材的编写打下了一个专业的基础框架。50年代还有两本专业教材不容忽视,一本是由沈子丞编写的《活动卡通画法》,该书于1950年由中华书局印行,另外一本是1956年由万初人编著的《动画片的秘密》。但真正意义上把这门课程体系化、理论化的是邬强、钱运达,1979年他们在北京电影学院动画班授课期间编写了一部《动画理论与技巧》的教材,该书尽管没有出版,但作为讲义在教学中使用,对今天的动画理论教学依然有着非常重要的指导作用。


(非特殊说明,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 )
365媒体致力于为企业提供二维、三维动画制作、数字沙盘、多媒体交互制作、高端网站设计等全方位服务。




想在手机上、随时获取互联网前沿、设计资讯以及各种意想不到的"福利"吗?通过扫描二维码快速添加

上一篇返回下一篇

推荐文章